蜀葵的名字从何而来?好吃的开花植物!世园会藏的彩蛋专家带你逛→

文章来源:admin 时间:2024-05-31

  5月26日,2024成都世园会开园迎客就将满一月,这期间,蜀葵、帝王凤梨、矮牵牛月季、鼠尾草园子里500余种植物大放光彩,造出一片一片浪漫花境。

  这期间主会场迎来八方宾客展现万千气象也免不了迎来游客的疑问蜀葵的名字从何而来?折耳根居然会开花?谁才是当之无愧的植物“活化石”?

  5月22日,成都传媒集团“三色讲堂”栏目上新,在红星新闻客户端、成都发布视频号、锦观新闻视频号等多个平台播出,约119.8万人次收看。中科院植物学博士、北京世园会纪录片科学顾问、植物科普大V史军走进2024成都世园会主会场,解答大家的“十万个为什么”,也亲身体验成都这座公园城市展现的人与自然相处的理想生活状态。

  2023年9月,2024成都世园会吉祥物“桐妹儿”正式发布,恰似一只展翅飞翔的白鸽,也似在风中飘舞的“鸽子花”中国特有的孑遗植物珙桐的花洁白飘逸,在风中的形态犹如白鸽翩飞,而被人亲切地称为“鸽子花”。

  在2024成都世园会主会场成都园,就栽种着一株珙桐。珙桐最早出现在6000万年前,已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为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在第四纪冰期的时候,北半球大部分被冰雪覆盖,对植物来说,这是一场灭顶之灾。”史军介绍,很多植物在狭小的避难所度过了这段艰苦时期。四川因为独特的地理环境,成为很多珍稀孑遗植物的避难所,保护着它们存活下来。珙桐就是其中之一。

  珙桐在19世纪末被发现之后,在20世纪初就被引种到欧洲许多国家,现在已是全球著名的观赏植物。

  与珙桐同在成都园,水杉的传奇之处不遑虚让它最先被人类发现的居然不是活植物,而是化石。1938年,日本科学家率先发现一种未知的针叶树化石,“看起来和美洲海岸红杉等植物相近”,查证其为红杉植物的变种,“已经灭绝”。后来,中国科学家在四川发现一种“神奇的植物”,树干、树叶都很特别,经过鉴定确定为前述已经“灭绝”的植物水杉。到今天,在科学家坚持不懈的保护、繁育努力下,水杉已在全球多地茁壮成长。

  尽管珙桐、水杉已经足够古老、足够珍贵,不过,在史军看来,还有一种植物比它们更当得起“活化石”之称。那就是成都的市树银杏。

  2024成都世园会主会场栽种着一株银杏树,大概两个成年男性合抱粗细,枝繁叶茂,看起来特别有年代感。史军介绍,银杏在地球上存在的时间已经超过2亿年,且一直保持形态不变,在植物界非常罕见。“此前,银杏遍布整个北半球,到处都有,几乎可以说是最常见的植物。”到200多万年前,第四纪冰川运动后,随着地质变迁,以及更多的开花植物加入生存环境争夺,银杏的自然分布区逐渐缩减。

  在中国历史上,银杏一直深受文人墨客喜爱,屡屡出现在诗词画作之中。唐宋之后,银杏走入贵族视野,在宫殿、寺庙周围大规模栽种,这也是我们今天看到古银杏树常常伴古迹而生的原由。

  仲春初夏之时,蜀葵正值花期。“翩翩蝴蝶成双过,两两蜀葵相背开”(陆游《流夜郎题葵叶》),在成都园,成片的蜀葵开得热闹非凡,姹紫嫣红,艳而不俗,与之合影的游客络绎不绝。

  蜀葵是唯一以“蜀”字命名的花,它和四川的关系自然密不可分。“蜀葵最早的栽种区域就在四川。”史军解释了蜀葵之名的由来,也提及最早的关于蜀葵的记载可以追溯到晋代。千百年来,蜀葵沿着丝绸之路一路向西传播,在敦煌壁画中被细细描摹,在李白、司马光、陆游、唐伯虎的诗文中被吟诵,还在齐白石、张大千、莫奈、梵高等大师的传世画作中占有浓墨重彩的一笔。

  成都的市花芙蓉花同样自带诗情画意。“水边无数木芙蓉,露染燕脂色未浓”,在王安石的诗作《木芙蓉》里,短短两句,木芙蓉娇弱、柔美的形象就跃然纸上。史军从“木芙蓉”“芙蓉”“芙蕖”等名字的演变说起,细说了“芙蓉”从荷花的别称演变至今的过程,也介绍了芙蓉花“一日三变色”的生物学特性。

  清晨,芙蓉初绽,花为白色;中午,花色慢慢变成淡淡的粉红;到晚上,则变成大红色,恍如一位情窦初开的少女,勤勤换装,期盼着心上人的眷顾和留意。这当然是人类赋予芙蓉花的意象。从生物学上来说,芙蓉花变色是因为花朵中花青素、酸的浓度发生了变化,也隐藏着它的生存智慧,“它在告诉那些为它传播花粉的虫子,哪些花儿是新开的,哪些花儿是旧的”,同时也应对不同时间段活动的不同种类的动物的喜好,便于动物识别。

  在2024成都世园会主会场,不少植物既是景观,也是食物。“园艺植物包括花卉和蔬菜,我们吃的很多蔬菜,本来也具备很高的观赏价值。”在节目中,史军介绍了多种大家生活中常见蔬菜的花,比如空心菜的花、苦菊的花、大白菜的花,等等。

  西南地区具有争议的食物折耳根,也是能开花的植物。绿康园里,一片绿油油的折耳根丛中,伸出一枝一枝花茎,四片白色的“花瓣”簇拥着一根黄色的“穗子”,随风摇曳。“您猜一下折耳根有几个花瓣?”史军给主持人挖了一个坑,让他来数折耳根的花瓣。实际上,折耳根的花瓣已经退化,白色的“花瓣”其实是包片,“穗子”则是由很多很多小花组成的“花柱”,“可以想象一下,把一根开花的油菜花压缩到1厘米左右,就是现在看到的折耳根花的样子”。

  在节目中,史军对部分植物的食用原则作出提醒,比如白果炖鸡这样的美食,白果其实有食用量的建议,“成人一天不超过20粒,儿童不超过3-5粒”。同时,他还提倡大家保持食物的多样化、多元化。

  芳香花园是2024成都世园会主会场的一个特别存在,里面的植物都有浓郁的香味。

  柠檬香茅,植株不过20-30厘米高,从根茎到叶片都非常纤长,不管怎么看,都是一副“青草模样”。可是,凑近一闻,它的味道却并不是“青草味”,而是一股清香的柠檬味。“柠檬香茅确实是禾本科植物,和竹子、麦子、稻子是一家子。”史军介绍,柠檬香茅和柠檬并不是“亲戚”,它的柠檬香气来自叶片中含有的香茅醛,常在东南亚菜肴中被用作香料。

  真正和柠檬有“亲戚关系”、同属芸香科的芸香,却和柠檬味毫无关系,它的味道浓烈而刺鼻,“像加强版的花椒味,混合了加强版的青草味”,一闻之下,让人忍不住打颤,因而得到一个“臭草”的别名。

  猫薄荷、藿香、薄荷、迷迭香芳香花园里的植物可能并不起眼,也没有美艳的外貌,他们通过味道来凸显自己的存在,或佐餐、或驱虫,各有不同的存在意义。

  一边走一边学,一边逛一边讲,一路走来,史军感慨,2024成都世园会主会场处处是“生活”,呈现出“公园城市理想的生活状态”。

  在史军看来,亲近自然,并不是要去多么遥远的地方,并不是一定去深入荒漠、雨林、大草原,“其实在我们身边,就能看到各种各样多姿多彩的绿色的生命”“重新理解人与自然的相互关系,就是要从这种公园城市绿色的生活开始,从我们身边的这些自然万物开始。我想,这就是成都世园会要给我们传达的一个理念。自然从来没有远离我们,只是需要我们去亲近它。”